庚道集

 《庚道集》为现存文字最长(约六万余字)、纂集丹法最详的外丹黄白术著作的汇集。编纂人不详。据今人陈国符考证,为元人或明人所纂。所载丹法多出于唐宋,尤以宋代最多。收载《正统道藏》洞神部众术类。我国古炼丹术称黄金为“庚辛”,“庚道”即炼黄金之道。


 全书九卷,每卷各载黄白法(少数为外丹法)十余条,或数十条,可谓集唐宋黄白法之集大成。其中不少记载,作法具体,且可得到今天化学实验之验证。如卷二“抽汞法朱砂”,即“朱砂抽汞法”载:“……炉冷开取,其砂化为真汞,在水瓶内淘出,焙干,若砂好,每一两砂得汞七八钱上下。”从理论上计算,一两朱砂可得真汞八钱六分,上法所得如为八钱,即与理论值甚为接近。


 卷六记载制取药银的“丹阳术”(西汉时,炼丹家多以丹阳郡盛产之赤铜为制取“药金”、“药银”的原料,久之,“丹阳”一词遂衍化为“药金”、“药银”的代称。而制炼“药金”、“药银”的方技也被称为“丹阳术”),先是“制杖子法”,“杖子”又称“骨头”、“赤毛”、“茆”等,即用“开通钱”炼成“赤铜”。其次,制取“点化药”,有“制矾法”、“制砒粉”、“造粉霜”等。最后为制“丹阳银”之法,有“结煅粉霜丹阳换骨法”、“四白头丹阳法”、“制砒粉丹阳法”、“升砒朱粉霜硇点化法”等。炼丹家因所制“丹阳银”“雪白如银”,故以之冒充“白银”,实为“药银”。黄白术中之化铜为银法,最早使用的“点化药”为“三黄”。即三种含砷的硫化物:雄黄(As2S3),雌黄((As2S3)),砒黄。西汉时,即出现了用此三黄点化得到的一种铜砷合金,因系黄色,被冒充作黄金,故有“汉代多伪金”之说。但“三黄”与金属合炼时,在高温条件下容易挥发,后在实践中发现,经过“伏火(煅烧)”处理,即可改变其易挥发的特性,如东汉末黄白大师狐刚子即有“伏火三黄,点化五金”的论述。唐金陵子《龙虎还丹诀》中的“点丹阳方”更详细记载了用“砒霜(As2O3)”点化丹阳(铜),从而获得“砷白铜”(另一种白色的铜砷合金)即“药银”的实验。故唐代的炼丹文献中,出现了不少“伏砒法”、“伏X法”。在此基础上,宋代则进一步发展为“死砒法”、“死X法”。所谓“死”,即对“砒”煅烧处理时,不仅改变了其原有特性(即原物“死”了,分解了),并获得了新的形质,用以制炼,更具成效。


 卷六又记载有分离“单质砷”的方法。古代所称“砒”,即今化学元素周期表上第33号元素“砷”。已知自然界中以游离状态存在的“砷”很少,大都是以砷的硫化物存在(如“三黄”)。关于最早从化合物中分离出单质砷,西方一致公认归功于13世纪德国炼丹家大阿尔伯特(Albertus Magnus),但我国化学史家赵匡华等按葛洪《抱朴子内篇·仙药》中有关“雄黄”一段文字进行模拟试验,证明葛洪早在四世纪初就曾分离出单质砷,这比大阿尔伯特要早九百多年。


 可惜葛洪没有明确记载“砷”的形质,而本卷“葛仙翁见宝砒”,“煅信(信石即As2O3)法”,“煅信”三法,则有“色如银”,“……甚硬”等关于单质砷形质的确切描述。而当赵匡华等对上述三法模拟试验时,也确实炼制出单质砷。卷七所记几个“死砒点化法”,其发生的化学变化与上三法同,对反应生成物亦记录为:“亦如玉银,相似可爱”。


 综观《庚道集》各卷丹法,都广泛使用了植物药,且剂量小(以两、钱为单位),说明当时对植物类药的药理、药性已有较深刻的认识。书末所载的以植物药为主,兼及极少量的其它类药合和而成的“治大麻癞风药感应大风丸”,标志了黄白术趋于衰微时,已渐次为植物类药所代替。


 诸丹法中还广泛使用了“米醋”。考“米醋”系从米类发酵制得,质量较高。由此看出,随着古代作坊的出现和酿造业的进步,使参与黄白术实验的有机酸质量,也相应获得了提高。


《庚道集》由捉妖符咒大全

注册会员每天签到2个铜币,签到铜币可免费下载、可兑换VIP。文章内容截图全部经过缩小压缩,因此文章图片可能存在模糊现象,属于正常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邮箱shuuder@qq.com。
王枭风水符咒大全网-咒语大全-道教佛教咒语大全 » 庚道集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