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子平真诠评注》 清 沈孝瞻 论伤官 论伤官取运

四十一、论伤官
伤官虽非吉神,实为秀气,故文人学士,多于伤官格内得之。而夏木见水,冬金见火,则又为秀之尤秀者也。其中格局比他格多,变化尤多,在查其气候,量其强弱,审其喜忌,观其纯杂,微之又微,不可执也。
伤官食神,因为泄其秀气,身旺者用官煞之克,不如用食伤之泄。而以食伤为用者,人必聪明颖异,文人学士多属此类,亦自然之势也。夏木见火,谓木火伤官,生于夏令,喜见水润;冬金见水,谓金水伤官,生于冬令,喜见火温,尤为秀气。至于查其气候,量其强弱,审其喜忌,观其纯杂,为看命之要法,不仅伤官为然也。

故有伤官用财者,盖伤不利于民,所以为凶,伤官生财,则以伤官为生官之具,转凶为吉,故最利。只要身强而有根,便为贵格,如壬午、己酉、戊午、庚申,史春芳命也。
生官之具者,财也。总之用官者,不宜见伤,用伤者不宜见官,未可并用。亦有伤官见官秀财以解者,如某侍郎造,壬戌、己酉、戊戌、乙卯,土金伤官,时逢乙卯,为伤官见官。年透壬水,则伤官生财,财生官,官星不但无伤,伤官反为生官之具,凶转为吉。又某知府造,庚午、己卯、壬申、己酉,水木伤官,已官两透,为伤官见官,喜得年支午藏丁火己土,财官同宫,伤官生财,转以生官,凶变为可也。至如史春芳造(壬午、己酉、戊午、庚申),乃伤官生财也,不宜见官。身强喜泄,身弱则忌泄,故以身强为第一要点。财有根,再得伤官以生之,更觉清纯可贵耳。

至于化伤为财,大为秀气,如罗状元命,甲子、乙亥、辛未、戊子,干头之甲,通根于亥,然又会未成局,化水为木,化之生财,尤为有情,所以伤官生财,冬金不贵,以冻水不能生木。若乃化木,不待于生,安得不为殿元乎?
三合生旺墓会局,以子午卯酉四正为中心,无四正者,会不成局。盖丁即午,癸即子,辛即酉,乙即卯也。说见《珞琭子?三命消息赋释昙莹注》。罗状元造,亥未会局而透乙,伤化为财,格局转清,而木仍有子水生之。盖食伤为财之根,用财者固喜食伤生之,用食伤者亦喜财以流动其气势也。冬金不贵,以其金寒水冷,蕭索无生意,喜其未中藏有丁火,会亥化木,虽在寒冬而生趣勃勃,岂有不贵乎?

至于财伤有情,与化伤为财者,其秀气不相上下,如秦龙图命,己卯、丁丑、丙寅、庚寅,已与庚同根月令是也。
格局之高下,全在于清浊。亦有清中转浊、浊中转清者,如以格局论,何格无贵,何格无贵,何格无贱?要未可一例论也。秦造已与庚同根,月令而透出,为其转清之处,亦即秀气之点也。

有伤官佩印者,印能制伤,所以为贵,反要伤官旺,身稍弱,始为秀气。如孛罗平章命,壬申、丙午、申午、壬申、伤官旺,印根深,身又弱,又是夏木逢润,其秀百倍,所以一品之贵。然印旺极深,不必多见,偏正叠出,反为不秀,故伤轻身重而印绶多见,贫穷之格也。
凡需要佩印乾,必是身弱也。伤旺身弱,泄气太过,则用印制伤而滋身,两得其用。如孛罗平章造,木衰火旺,得壬水制火以生木,位得其力。至于木火伤官,生于夏令,即身旺亦须略见水以润之,是为凋和气候之例外。不仅木火需要调候,火土亦然。如某县令造,癸酉、己未、丙午、癸巳、火炎土燥,必须得水以润之,是为伤官用官,制劫以护财,亦即调候之意也。至于偏正叠出,略嫌不清,因需要而用之,亦无妨碍,但过多则为病耳。身重则不需要印绶生助,伤轻忌印克制。若四柱有印而无财,为有病无药。宜为贫穷之格也。

有伤官兼用财印者,财印相克,本不并用,只要干头两清而不相碍;又必生财者,财太旺而带印,佩印者印太重而带财,调停中和,遂为贵格。如丁酉、己酉、戊子、壬子,财太重而带印,而丁与壬隔以戊已,两不碍,且金水多而觉寒,得火融和,都统制命也。又如壬戌、己酉、戊午、丁巳,印太重而隔戊已,而丁与壬不相碍,一丞相命也。反是则财印不并用而不秀矣。
伤官兼用财印,实非兼用也,此与财格用印,印格用财相同。丁酉一造,虽不土金伤官,而实财多身弱,用印以培补日元,用神在印,故运行丙午丁未印地而大发。壬戌一造,火旺土焦,用财以损印,用神在财,故运行辛亥壬子癸丑财地而大发。表面虽不土金伤官格局,而其实月令伤官,不过为财之根耳。但财印既并透干头,则以不相碍为最要条件,否则,印旺可以用财,财旺只能用劫,不能用印。盖财印相战。格局不清,即行佳运,亦无善况。此地位次序以不能不注意也(参观论财论印节)。

有伤官用煞印者,伤多身弱,赖煞生印以邦身而制伤,如己未、丙子、庚子、丙子,蔡贵妃也。煞因伤而有制,两得其宜,只要无财,便为贵格,如壬寅、丁未、丙寅,夏阁老命是也。
伤官用煞印者,用神在印也,故云只要无财,便为贵格。如蔡贵妃造,庚金无根,三子泄气,制伤扶身,全在于印。印赖煞生,而冬令金水伤官,兼赖丙火调候暖局为贵(此造录自《神峰通考》)。夏阁老造,丙火虽不弱,而火土伤官,生于夏令,赖水润泽,故运行北方水地而愈贵。用神虽在印,而春佳处则在于调候,若有印而无煞,乃贫贱之局也。

有伤官用官者,他格不用,金水独宜,然要财印为辅,不可伤官并透。如戊申、甲子、庚午、丁丑,藏癸露丁,戊甲为辅,官又得禄,所以为丞相之格。若孤官无辅,或官伤并透,则发福不大矣。
伤官用官,非金水所独有,惟冬金夏木为最贵耳(参观伤官用财节)。以官不用者,身旺以财为辅,身弱以印为辅,然亦须地位配置合宜。如此造日元庚金禄于申而得印生,官星丁火禄于午而得财生,申子会冲,子丑合化印,土金水木火循环相生,虽身蛙以财生官为用,而行印地亦得生化,此不可多得者也。究因身旺,运行东南木火旺地为贵。

若冬金用官,而又化伤为财,则尤为极秀极贵。如丙申、己亥、辛未、己亥,郑丞相命是也。
化伤为财,当作财论,而此造亥未拱合而无卯,未能化财,月令壬水秉令,仍作金水伤官论。辛金坐未,又透两已,丙火官星,气泄于印,以亥未中暗财损印生官为用。运至寅卯甲乙,财星透清,继行南方,官星得地,宜为极秀极贵之命矣。

然亦有非金水而见官,何也?化伤为财,伤非其伤,作财旺生官而不作伤官见官,如甲子、壬申、己亥、辛未,章丞相命也。
伤官用官,不仅金水化伤为财作财论,此造子申会局,化伤为财,以生甲木,亦以日元己土,通根于未,身旺能任财官,故为贵也。

至于伤官而官煞并透,只要干头取清,金水得之亦清,不然则空结构而已。
金水伤官之喜见官星,取以调和气候,非必以官星为用。既非为用,则官煞并透亦复何碍?取清之法,或制或合,使格局不杂耳。用官者必以财印为辅,见上用官节。
四十二、论伤官取运
伤官取运,即以伤官所成之局,分而配之。伤官用财,财旺身轻,则利印比;身强财浅,则喜财运,伤官亦宜。
八格之中,伤官格变化最多,取运亦多变化(参观配气候得失节)。伤官与食神一也。伤官生财,格之正也,以身轻身重,异其趋向。如本篇史春芳造:
壬 午
己 酉
戊 午
庚 申
庚申时逢戊日,亦专禄格也(见食格谢阁老造),而日元坐印,己土透干,亦可作刃论,较谢造尤强。壬水之财,虽生于申,而隔离太远。运喜食伤财地,辛亥、壬子、癸丑三十年,花团锦簇,洵不易遇,正符身强财浅,运喜财地,伤官亦宜之说也。

甲 子
乙 亥
辛 未
戊 子
此本篇罗状元命。金水伤官,本喜见官,而此则生于小阳春时节,未中藏火,不虞寒冷,亥未拱合,透出乙木,则佫官化为财矣。年时两子,仍是食神生财之局,惟日元太弱,运喜印比帮身。庚辰辛十五年,最为美境;戊寅、己卯二十年,究嫌财旺身弱。再者金水之局,本喜火暖,今原局虽不见官星,而运行东南阳暖之地,和煦之气,可以补助其不足。言运者必须参合研究之地。

己 卯
丁 丑
丙 寅
庚 寅
此亦伤官生财格,身旺财轻,与上造适相反。丑为金库,已庚并透,为财伤有情也。酉申辛三运为最美;壬癸运为伤官见官,虽身旺不甚为忌,究非美运。财为最喜,而食伤则有分别,戊戌未为燥土,不及己丑辰湿土,以湿土能泄火之气而生金也。

伤官佩印,运行官煞为宜,印运亦吉,伤食不碍,财地则凶。
伤官佩印者,一由于日元弱,伤官泄气太重,以制伤扶身而用印;二由于夏水见火,身强不弱,而火旺木枯,必须得水润泽。是因调和气候而用印也。
壬 申
丙 午
甲 午
壬 申
如本篇孛罗平命造,兼制伤扶身与调和气候二者之用,加倍得力。申酉庚辛反美者,以其生印也。戊已运为凶,幸为西方之土,临于申酉,原局偏印又旺,尚无大碍,而戌运必不美也。食伤火运,有壬水回克无碍。

伤官而兼用财印,其财多而带印者,运喜助印,印多而带财者,运喜助财。
伤官而兼用财印,即财格用印,印格用财也。虽月令佃租官,而伤官之气,已泄于财,故其枢纽在财而不在伤也。财屯不并用,然干头两清,亦可取用(参观财格用印节)。又或财印一在干一在支,两不相碍,亦作清论,如本篇所引两造:
丁 酉
己 酉
戊 子
壬 子
一都统制命,财多身弱,喜其财印不相碍(参阅论伤官节),为财旺用印扶身,兼以调候。运行丁未丙午印地固美,乙巳甲辰官煞之地亦佳,盖官煞生印,并通财印之气也。

壬 戌
己 酉
戊 午
丁 巳
一丞相命,为印多用财(参观论印节)。喜得丁壬不合,用财损印,用神在财,运行辛亥壬子癸丑财地最美,甲寅惭印官煞之地不佳,盖官煞泄财生印也。

伤官而用煞印,印运最利,伤食亦亨,杂官非吉,逢财即危。
伤官兼透煞印,亦有身强身弱之别,身弱用印扶身,如夏贵妃造:
己 未
丙 子
庚 子
丙 子
庚金气泄而弱,用印制伤扶身。十一月金水,气肃而寒,用火调候,即金水伤官喜见官之意,兼以和印也。年上印绶得用,而幼年必极孤苦;甲合己土,财化为印,戌运印地,此十年为最美也。癸壬食伤运,有印回克无碍;申酉帮身运,自可行也。杂官有印化,尚无妨碍,逢财破印则身必危也。

壬 寅
丁 未
丙 寅
壬 辰
此本篇夏言夏阁老造(参观《命鉴》),虽煞印并见,而身强印旺,未为木库,丁壬又合而化木(参观十干配合性情节),夏月火土,非用水润土,调和气候不可。更喜需用为水库,又属湿土,可以泄丙火之燥,为壬水之根,故可用也。运西庚戌、辛亥、壬子、癸丑金水财煞之乡,自然富贵,劫印食伤,均不宜也。

伤官带煞,喜印忌财,然伤重煞轻,运喜印而财亦吉。惟七根重,则运喜伤食,印绶身旺亦吉,而逢财为凶矣。
伤官带煞而原局无印,普通皆喜印化煞制伤扶身,为最佳之运,如乐吾自造(见论偏官杂气煞节)是也。若伤官煞轻,则为制煞太过,有印卫煞,印运固美,财运亦吉。举例以明之:
辛 卯
戊 戌
丙 辰
己 亥
戊戌辰己四土,伤官重,而时逢亥水独煞,以煞为用,申运泄土生水为美。至局未支,亥卯未暗合木局,制土而卫煞,科甲连登;至甲午支,甲已合土化伤。流年已巳冲去亥水,不禄。

七煞根重者,如近代浙江省长张载扬造:
癸 酉
乙 丑
庚 寅
丙 子
此造虽非月令伤官,而十二月余气,时子年癸,亦作杂气伤官论也。丙火七煞,通根于寅,为根重,癸亥至己未伤印比劫均美,而以辛酉庚申身旺之地为尤佳。特不可再行财乡煞地耳。

伤官用官,运喜财印,不利食伤,若局中官露而财印两旺,则比劫伤官,未绐非吉矣。
伤官用官,大都为调候而取用;用官本喜财乡,制伤护官,印运亦美,全在四柱配置得宜也。如:
戊 申
甲 子
庚 午
丁 丑
本篇一丞相造,以伤生财,以财生官,若伤下官星并透,则不足取矣。以官为用,运喜财乡,而行印运亦美。所以丙寅、丁卯、戊辰、已巳、庚午均为美运也。

甲 子
壬 申
己 亥
辛 未
虽月令伤官,而子申合局,伤化为财,作财旺生官论,不作伤官用官论。行运官印帮身为美。财已旺,不宜再见,伤官亦不相宜。此本篇单丞相造也。

注册会员每天签到2个铜币,签到铜币可免费下载、可兑换VIP。文章内容截图全部经过缩小压缩,因此文章图片可能存在模糊现象,属于正常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邮箱shuuder@qq.com。
王枭风水符咒大全网-咒语大全-道教佛教咒语大全 » 《子平真诠评注》 清 沈孝瞻 论伤官 论伤官取运